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tg_head.htm
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农资 >

刘平英的脸就会浮现于她的脑海中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21-02-04 12:01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“刘平英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,根本忘不了。”杨双琼比划着说,刘平英个子和她差不多高,不到一米六,圆脸,眼睛不大,皮肤很白,性格比较内向,和人说话时一说一个笑,“如果再见面,我肯定认得出她,老了我都认得出。” 临时工作结束后,四人各奔东西,杨双

“刘平英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,根本忘不了。”杨双琼比划着说,刘平英个子和她差不多高,不到一米六,圆脸,眼睛不大,皮肤很白,性格比较内向,和人说话时一说一个笑,“如果再见面,我肯定认得出她,老了我都认得出。”

临时工作结束后,四人各奔东西,杨双琼回到向家岭农村,尔后嫁到自贡,和刘平英彻底失去了联系。

“你(刘平英)究竟在哪里?”杨双琼千百次地问道。她开始意识到,人在活着的时候不要留下遗憾,“我目前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有刘平英的消息,我想在活着的时候和她见见。再不见,我们都老了。”

其实从十几年前起,杨双琼一有机会都在打听刘平英的下落,只要回到威远,就会抓住一切机会询问关于刘平英的下落,但都没有任何结果。

最近几年,杨双琼经常想起刘平英,尤其是看到电视里关于“寻亲”的节目和电视剧。“我觉得她就是我的亲人,我想她得很!”这些年,杨双琼总在梦中见到刘平英,“梦中我们还和以前一样要好。”

1977年,高中毕业了,杨双琼没有找到工作,在刘平英的帮助下,杨双琼、黄润琴、傅书平以及刘平英四人一起进入威远县民政局做了临时工。“刘平英的父亲是县民政局的,是他帮的忙。” 四人读过书,会识字、写字,就在民政局负责登记县里的困难户,“天天一起结伴走乡串户搞登记,这是我工作以来最愉快的时光。”

不过,四人一起在民政局做临时工的时候,刘平英耍了一个男朋友姓罗,男方的父亲是当时“凤龙公社”(记忆中)的书记。“后来他们结婚没有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要找到!再找不到,我们都老了!”杨双琼抹着眼泪说道,“要好好感谢学生时代刘平英对我的关照,要好好和她聊聊38年来对她的思念。”(来源:自贡网记者 池莉 摄影 周航宇)

原标题:“再不见,我们都老了!” 57岁女子寻失联38年的同窗闺蜜

时间被拉回到1975年,杨双琼以优异的成绩从威远向家岭农村考入了威远中学读高中,和刘平英、黄润琴、傅书平成为同班同学,“我们四个当时最好,但目前还在联系的就只有我和黄润琴。”当时的高中要住校,周末才能回家,四人刚好又被安排在同一个寝室,于是形影不离。

“黄润琴也问了很多人,都没有刘平英的任何消息,我们都在找她。”杨双琼口中的这位“刘平英”是她找寻了多年的同学、闺蜜。“我和刘平英是在威远中学读高中时的同学,那时非常要好,我认为她是我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,但是我们38年没见面了。”杨双琼说,38年前的她还叫“杨双琴”,后来办理身份证时弄错了,于是阴差阳错改成了“杨双琼”,“我建议你们把‘琴’字加上,我怕刘平英看到报纸搞不清楚,我们又错过了。”

四人曾有一张毕业合影照片,但是杨双琼在数次搬家后把这张唯一的合照弄丢了,“黄润琴的那张(毕业合影照片)也找不到了。要是有照片都好办。”当时的同学,目前也只有黄润琴和杨双琼在相互联系,“其他人,我和黄润琴都没有联系,也联系不上。”

3日中午,在位于自流井区黄桷坪2栋4楼8号杨双琼的家中,此时她正在和另一位老同学黄润琴通电话。

嫁到自贡38年来,杨双琼曾回过威远几次,“以前熟悉的街道全部修变了,以前认识的人也早都搬家了。”由于那时通讯落后,所有联系方式都没有,寻找刘平英就成了她的一个梦想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三年前,杨双琼的丈夫因脑梗塞瘫痪,杨双琼便在家全职照顾病中的丈夫。望着久病卧榻的丈夫,生活的巨大变化,让杨双琼总忍不住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候的点滴。只要一想到学生时代,刘平英的脸就会浮现于她的脑海中,高中时代一起度过的三年时光就会涌进心头。

采访快结束时,黄润琴得知刘平英联系了《自贡晚报》帮忙寻找,便打来电话了解情况,并叮嘱杨双琼,如果有刘平英的消息,马上通知她,“几人一定要好好叙叙旧”。

杨双琼和刘平英同窗三年,情同姐妹。那时杨双琼有一件她自认为最拿得出手的红底白花平布衬衣,刘平英喜欢,“我送给她了”,刘平英也回赠了杨双琼一件外套。这也是两人之间唯一的一次相互馈赠。“可惜,衣服没保存好,搬家的时候很多东西搬掉了。”

我们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秘密,什么都聊。“人生57年来,我最谈得来的就是刘平英”。同吃同住,聊自己的家庭,聊今后的愿望,“她鼓励我去考女兵,但是阴差阳错我没去成。”说到这里,杨双琼两眼泛起了泪光。

“自己带菜去学校,我是农村的,家庭不好,只能带咸菜。”但是四人中家境最好的刘平英从不吝啬,她带去学校的菜,经常主动找到杨双琼一起分享,“她带肉来——那个年代的肉是稀罕物,能有肉吃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。关键是这么稀罕的东西,她都舍不得个人吃,还不忘叫上我(吃)。”杨双琼说,那时很多人的月收入才几元、十几元,全家吃肉几乎是一月才一次,像杨双琼这样的农村人更是奢望,“所以我特别感谢刘平英。”

一别38年,杨双琼再次整理关于刘平英的线索,她回忆说,刘平英应该住在威远县达木河附近,具体位置记不住了,“我也只去过她家两次。”刘平英在家排行老二,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,其父亲在威远县民政局工作。“目前不知是否还健在,叫什么名字我也记不起了,所以无法去威远县民政局了解。”

同学之情被许多人誉为这世上最真挚、最纯洁的感情之一,因此,57岁的杨双琼(曾用名杨双琴)格外珍惜这份同学情,她希望能找到失去联系38年的同学刘平英,想好好感谢学生时代她的关照,想好好和她聊聊38年来对她的思念。杨双琼说,“再找不到,我们都老了!”

丈夫的瘫痪让杨双琼寻找刘平英的心情更加迫切,“我深刻地意识到,万一哪天我像我丈夫那样一病不起,该完成的事没完成,该见的人都没见到,我这辈子是有遗憾的。”

上一篇:是市委市政府关心关爱老年人
下一篇:没有了

图文资讯

刘平英的脸就会浮现于她的脑海中
刘平英的脸就会浮现

  “刘平英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,根本忘不了。”杨双琼比划着说,刘……

[详细]
是市委市政府关心关爱老年人
是市委市政府关心关

  免责声明: 全市所有老年人助餐服务点位,包括但不限于社区长寿……

[详细]
昨天下午
昨天下午

  昨天下午,民建深圳市委2012年度总结表彰大会在市政协党校礼堂召……

[详细]
虽然综合治理机动三轮车的行动已经开始
虽然综合治理机动三

  实际情况:根据天津市综合整治交通秩序专项工作会议解释,此次治……

[详细]
不是为了甩掉包袱
不是为了甩掉包袱

  去年通过的新《老年人权益保护法》以法律形式明确规定:子女应当……

[详细]
很多人还在使用一种叫bp机的寻呼通讯工具
很多人还在使用一种

  “要把内地的‘人口红利’充分运用到通讯呼叫业务上。”短短3年……

[详细]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tg_foot.htm